快捷搜索:  as

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姚前:数字货币体系需

  2018 年 11 月 18 日财新峰会上,中国金融学会会长、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的主题演讲探讨了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问题。日前,《比较》第 98 辑发表了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姚前博士关于数字货币的文章 , 以便我们可以更好地理解数字货币。

  中国人民银行是最早对数字货币进行研究和实验的中央银行,早在去中心化数字货币尚未成为风潮的时候,就已探究这一领域。

  2016年1月20日,中国央行区块链研讨会在北京召开,研讨会表示将尽早开展央行的区块链项目。

  事实上,促使中国央行研究法定数字货币的直接动因并非比特币,而是焦里币。这是一种由私人机构倡导的法定数字货币,发明者是瑞士的一家传统印钞造币公司。

  它最早提出将传统实物货币、借记卡和电子网络技术融为一体,建立一个基于现有纸币系统模式的电子网络,从而推出由中央银行设立和发行的法定数字货币 GDM。

  Giori 公司不仅推出了产品,还去一些国家的中央银行(当然包括中国央行)布道。让人惊讶的是,早在 2012 年,该公司就在中国和美国申请了专利。

  什么是法定数字货币?

  与区块链去中心方式发行的数字货币不同,更精准地来界定,法定数字货币指的应该是“电子货币”。

  先简单理清一下我国的货币发行,大概有这么三个层面:

  第一层是央行的准备金账户。就是说社会中流通使用的钱,总量需要控制,所以央行基于税收、GDP……等等指标,来制定每年发行的货币量;

  第二层是商业银行账户。就是指工农中建交五大行以及其他商业银行,它们发放的贷款、推出的理财等等一系列金融产品,都需要向央行报备,央行会分配相应的额度。

  第三层是第三方支付账户,覆盖很广,包含:机构端、客户端、对公对私、线上线下、跨境支付等等账户体系。

  2017 年初,以支付宝、微信支付为代表的第三方支付机构,喊出了"无现金社会"的口号。

  尽管他们将自己当作了实物现金的替代者,但目前第三方支付的虚拟账户中的资金,还只是支付工具,达不到现金的层次。

  假如第三方支付的虚拟账户中的资金变成了真正的数字现金,那无疑是整个支付行业的重大变革。

  有人因此认为,第三方支付机构 100% 准备金存缴之后,他们虚拟账户中的资金就是法定数字货币了。这是一个有趣的观点。

  但真正意义上符合法理的法定数字货币,应该要具备与实体经济结合、有相应资产背书的货币。

  这涉及到整个经济体当中,生产水平、税收体制、金融体系……等等一系列的因素。

  所以,法定数字货币是一项巨大的工程,处理不当,可能会对整个社会产生剧烈影响。

  私人数字货币和法定数字货币

  私人(准)数字货币和法定数字货币。

  前者是已经出生的孩子,能不能上户口是个大问题,大家对它的认识一直有争议,目前央行已经全面禁止了;后者还没有生出来,只是停留在蓝图阶段,大家却都觉得根正苗红。

  但说实话,这两个孩子将来谁真有出息,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看法。这里面的关键问题其实是信用问题。

  私人数字货币由于没有监管,发行机构很容易跑路,而央行由于有国家信用做背书,根本跑不了。

  说到央行信用,还须厘清真正的央行信用与央行信用加持两者的本质区别。

  即便是 100% 准备金存缴,私人部门发行的电子货币(比如:商业银行发行的贷款和信用账户)这些只能算是央行信用加持,而非真正的央行信用。

  其实,说到底,央行法定数字货币最终还是要让老百姓用起来,所以在2016年就设计了一套双层架构,正在试运行。

  而随着分布式账本技术的不断优化,性能不断提升,交易账本向结果账本异步写入交易结果,其延时会逐渐缩短。

  有理由相信:同步写入之日,就是分布式账本可以取代传统分布式数据库之时。

  法定数字货币的发展路径

  实际上,老百姓对货币的基本要求也就两个:

  一个是不能假了,另一个是不能毛了。

  无论对私人数字货币,还是法定数字货币,这两个要求都在这个范围内。就全局最优的角度而言,我们相信,央行数字货币理应更能满足大众对货币的需求。

  这些年来数字货币的发展衍生出了各种方案,比如:实物现金+电子支付系统,数字货币+央行信用,电子支付工具+点对点,甚至+央行信用,+可控匿名,+智能便捷……各类演变看似各异,实则脉络清晰。

  尽管方案很多,但并不意味着央行数字货币可以不经考验即可顺利推出,同样会遇到很多挑战和竞争。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区块链与数字货币。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